决定

惊喜派对

这个夏天是我们的结婚40周年庆。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是8月23日,但今年我们宣布要把整个夏季都用来庆祝。过去,我和约翰从未举办过如此盛大的结婚纪念日庆典,但今年我们决定要有所不同。 这样做的原因之一是:我们意识到有许多基督徒的婚姻正在经历破碎。有许多人筋疲力尽。有些持续时间较长的婚姻似乎已毁于疏忽和怠慢,而另一些婚姻则产生了真正的危机。 我们明白这是个挑战。婚姻需要持续不断的努力。这是一个一生之久的盟约,而我们永远都不会做到完美。毕竟,我们是两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却又试图要建立一个联盟。 我们意识到,庆祝我们已拥有的一切是多么的重要——尽管它们并不完美。所以我们决定要给孩子们一个惊喜——在六月的家庭聚会上,再次正式宣布委身于彼此的婚姻誓言。我们的孩子们把所有的孙辈都聚集在了农场前的院子里,准备照一年一度的全家福,而一小时前我的丈夫已把我们的决定告诉了我们当牧师的儿子J,并请他带领我们宣誓。 孩子们并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当他们在农场前集合的时候,我和约翰已穿戴整齐。我穿好自己的婚纱——这也是我母亲之前的婚纱,发现后背的拉链已无法再拉到颈部,于是我就把拉链顶部别上了一个别针,让婚纱成为了时髦的露背款(从来没人警告过我肋骨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变宽!),但别误会,我追求的是感情,并不是时尚。 约翰则穿上他的牛仔裤,牛仔衬衫和夹克礼服,还戴带上了牛仔帽。我们两人都穿上牛仔靴。我们按下播放键,庄严的“小号进行曲”随即播出,音乐声响彻了山谷。我们穿着婚礼服走出前门,孩子们都惊呆了。 当我们的儿子一手抱着他两岁的孩子,一手按着圣公会的公祷书带领我们再次宣誓的时候,儿孙们都热泪盈眶。这一刻,我们夫妻二人对神在这些年所赐予我们的恩典,不禁深深的感恩! 几个星期后,我们两人单独出去吃饭。我们意识到再次宣誓是多么的重要,我们想要继续为对方和我们所拥有的感恩。我们发现,在婚姻中,人们更容易把注意力集中在对方的消极面、对方的缺乏和其令人失望的行为上,而不去花时间关注那个人身上我们所爱慕并感恩的方面。 在吃晚餐的时候,我们决定要轮流诉说自己在哪些方面爱着对方,并决定要在接下来的几周一直这么做,直到我们每人说出40条。这听上去有些傻傻的,但我们却是认真的——我喜欢约翰有时看我的那种眼神,约翰则喜欢我骑在割草机上,不用叫就去割草了! 我们还没攒够40条,但这也没什么问题。我们要继续庆祝,而非结束! 而且,又为什么一定要在攒够40条的时候结束呢?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 2009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面对青春期——你预备好回答难...

我儿子本杰明十二岁时的某天,他站在厨房里,小口小口地啃着烤薯片。那段时间我们一直待在一起,但大概有一周左右的时间,我们之间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有意义的谈话。所以,当我突然向他提问时,他肯定是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而我提问的目的,只是想与正处在青春期的儿子建立些联系。我问他:“儿子,你在学校里能一直保持自己的头脑清醒吗?” 为了表示强调,我停顿了一下——这倒不是因为这个问题还需要某种解释——继而补充道:“你知道,我指的就是色情读物——就是那些好奇的男孩子们传阅的低俗东西。” 我不知道问这个问题,最终会令谁更为惊讶——是面对父亲突如其来的问题的本杰明,还是听到他答复的我——儿子盯着我的眼睛,咧嘴微笑着说:“你问得还真巧。今天在学校,有个朋友带了一本《阁楼》(美国成人杂志),放在更衣室里。但我没看,我转身走了。” “我真为你感到高兴!真为你高兴!”我特意说了两遍,想让肯定的言语渗透进这个正在成长的年轻人的内心。他咧嘴笑了,我看到他为自己做出的正确选择而感到自豪。 提问难题 我今天问本杰明的问题,是一个难堪的话题,但他回答的很好。我不禁想知道,是否有一天,我们的角色会互换。他可能会成为发问者,并对我问责。如果他对我提出令我吃惊的问题,那么,我大概会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浑身不自在。 作为父母,我们知道该如何向孩子提出难题,但是真正的问题是,如果孩子们按照我们的方式,向我们发问的时候,我们预备好回答他们的难题了吗?如果我们和孩子们角色互换的话——现在由你的孩子来问你,你预备好回答他或她的问题了吗? 在我们教会的青年团契中做的两个调查问卷显示:孩子们也会提出难题。以下是他们令人吃惊的回答。 问题:“你希望别人请你的父母和你谈论哪些话题?” 回答如下:“爱抚。婚姻。性关系。人际关系。生物学。大学生活。异性约会。责任担当。分数。钱。约会。大麻。嗑药。开车。熄灯时间。零花钱。神。喝酒。小伙子们。朋友。游泳衣。同辈压力。自己做决定。关于爱。我的信仰。性。我自己。性。我的缺点。我在基督信仰道路上的跌到——如何才能胜过这些。朋友和男朋友的问题。朋友。立体声。女孩。钱。大学。离婚。” 这些回答非常直白,我并没有特别在意。直到我问第二个问题,他们的回答才真正令我感到吃惊。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如果有人替你向你的父母问三个问题,你想问他们什么?”答案如下: “你为什么总是在公共场合拍自己女儿的屁股?” “你们是基督徒吗?” “为什么父母对子女谈话,总是会比子女对父母谈话要麻烦的多?有没有可能哪一天父母不再掌控孩子,而是相信自己已经正确教导过孩子们了?” “约会——为什么不能早一些?买车——为什么不能早点买?” “你觉得自己对孩子们是一视同仁吗?” “你结婚的时候,是处子或处女吗?如果不是的话,你是多大年纪发生第一次性关系的?是和谁?” “你们年轻时候参加过派对并喝酒了吗?你曾经做过哪些令你后悔的可怕事情?” “如果你知道自己的孩子嗑药、抽烟,或者酗酒,你们会有什么感受?你们会怎么做?你们为什么要逃避棘手的事情?如果你们知道自己的孩子翘课,然后退学,没有上大学,你们会有什么样的感受?” “我要做些什么,才能让我妈妈再次信任我?为什么我妈妈和我姐姐因为我看起来不像她们就感到羞耻?” “你们俩有过外遇吗?” “对付孤独感的最好方式是什么?” “我会问我爸爸,他曾经对我妈妈做了什么而导致他们离婚了。我会问我妈妈,我爸爸是不是她第一个爱人。我会问我爸爸,他是不是欺骗了他现在的老婆。” “你能毫无疑问地确信,你现在的婚姻会比你过去的婚姻更持久吗?你愿意在孩子面前,一一承认自己所犯过的错误,并且愿意做出补偿行为吗?” “你真能做得比我们都好吗?你真像自己所说的那样好脾气吗?” “我怎么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确的?我怎么能活得实际点?” “我谈论基督的时候,你为什么会发怒?如果要你在我和你的生意之间做选择,并且必须放弃一样,你会选择哪一个,哪个对你来说最重要?你是要和自己的孩子沟通,还是仅仅想发号施令?” “你真的爱我吗?你为什么要拿我和我姐姐做比较?” “我那位同母异父的哥哥是谁的孩子?如果我不在的话,你会怎么生活?既然你总是说,自己活着都是为了我(而不是为了主活着)?” “爸爸,你为什么总是走得那么远?” “你们爱过我吗?甚至你们关心过我吗?你们认为我有价值吗?你们认为我能成就什么事吗?为什么你们甚至都不肯听我说话?” “爸爸你曾有过外遇吗?你为什么酗酒?” “你们在青少年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你们有过婚前性行为吗?” “为什么父母明知被溺爱的孩子长大后会经历什么,还要去溺爱他们呢?” “你们对伪造签字有什么想法?如果我让什么人怀孕了,我会有什么后果?” “你们希望我找到怎样的女朋友?你们对我目前约会的女朋友怎么看?” “为什么‘成功’那么重要?成功或类似的事情会让人进天堂吗?” “什么事情最让你们感到失望?我做什么事情,最让你们感到欣慰,并让你们感到自豪?” “如果你们现在没有家庭的束缚,你最想去做什么事情,或成为什么样的人?” “你青春期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你是怎么处理的?你认为我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为什么异性之间的爱抚不对?你们结婚的时候,是处子或处女吗?如果是的话,你们觉得等待是值得的吗?” 读到这里,父母们作何感想?你们预备好回答孩子们的这些问题了吗?如果你们被问到这些问题,你们要怎么回答?你们在家中是否有顺服基督的生活?——如果有的话,有些问题是否原本就不会从你们处于青春期的孩子口中问出来,对吗?我们的下一代需要我们的榜样和对其生活的参与。我们要小心,不要去回避这些问题。如果可能的话,总要为着孩子利益的最大化,回答他们的问题。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 2006 《家庭生活》 版权所有

禁欲是目的吗?

几年前,有人请我在当地一所初中谈谈禁欲的话题。我先是对女孩子们进行了座谈。我介绍了三位拥护贞洁并寻求圣洁的高年级女孩。二百多名初中女生自发报以热烈的掌声。看起来,她们极其渴望能有一个胜过布兰妮·斯皮尔斯(Britney Spears,国内俗称小甜甜)的榜样站出来。 然后,男孩子们进入了座谈现场……他们会有什么不同反应吗?当我讲到两位高中男生委身于圣洁的道德观,并且他们选择在婚前持守贞洁时,有一群学生爆笑了起来。我被激怒了并径直走到起哄的学生面前告诉他们:“你们这种态度,恰恰是我们美国的问题所在。你为什么要去嘲笑一个努力持守正确立场的人呢?” 我们今天的年轻人成长在一个痴迷于性的文化中。三十多年来,许多基督徒父母都亲眼目睹了媒体、同时代的人,以及教育对我们的孩子们所进行的“道德手术”,这使他们丧失了良知。今天,有太多孩子已经不明白是与非了。 虽然我会赞扬近年来教会和教育界在提倡禁欲方面所做的努力,但我还是觉得这一标准不够高。今天,纵欲文化对我们的年轻人来说,其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我们需要帮助他们学会如何避免把自己的性冲动推向放纵。 性教育可不仅仅是和我们的孩子们谈论人体的生理机能。它还包括品格训练和信心的塑造。我们的孩子必须学会如何与试探作斗争,作出敬虔的选择。 并且,他们需要我们这些作父母的帮助他们。 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芭芭拉和我就是神指定给他们的监护人,来守护他们的纯洁。我们百分之百成功了吗?可悲的是,我们有时也会失败。我们的孩子们不是机器人,他们会作出选择,有时会功亏一篑。然而,我们并没有降低圣经的标准,而是在寻求指引孩子们迈向圣洁的标杆。 在某周的一个六年级主日学的课堂上,我问孩子们,在结婚前打算和异性身体接触到什么程度。以下是他们的回答:                男孩 (人数)  女孩 (人数) 牵手,偶尔拥抱11 偶尔蜻蜓点水似的轻吻67 激情接吻,亲密拥抱915 激情爱抚,触摸私密部位20 “长驱直入”10 当我把结果写在黑板上的时候,我惊呆了。这些都是来自基督教家庭的孩子们,他们定期参与一个稳固、创新,且专注于圣经教导的教会。如果这些孩子们在青春期到来之前,在性接触方面已达到如此的地步,那么等到他们进入荷尔蒙激增、血气方刚的青春期,他们在与异性单独相处的时候又会做出怎样的行为呢? 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禁欲是一个过高的目标,但最有效的目标是贞洁和圣洁。保罗在《罗马书》16章19节中提到这一点:“……但我愿意你们在善上聪明,在恶上愚拙。” 相信我,当我说有成千上万的基督徒青年从医学角度上说还是处子时,他们的性经历或许早就超出了你所能想象的。 激情的亲吻和拥抱(这是最常见的异性接触的标准)很容易就滑向直接的性行为。有多少次你听到过人们说:“我不想冲破这个底线,但我就是无法控制自己。” 当我听到父母们的谈话时,我感到许多父母在试图保护儿女于婚前不发生性关系方面,都相当无助。但你可以采取一些具体的措施,来帮助你的孩子们在性方面持守圣洁: 首先,你要记住,你与孩子的关系是你影响他们生命的桥梁。在战场中,敌人总想孤立你,切断你的后方供给。今天,我们的仇敌撒旦,也想切断你与你处于青春期的孩子们的联结;然后,他就可以孤立他们,灌输给他们任何东西。 第二,给你快进入青春期和处于青春期的孩子们一些界限,让他们接受挑战。芭芭拉和我挑战孩子在结婚前不要亲吻异性。我们知道我们不能告诉他们该做什么,我们也无法使他们脱离这个世界。但是,通过为他们制定这种标准的挑战,我们帮助他们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性冲动,并避开当今文化中的许多试探。 你可能会说:“这听起来太古板了!我就是不喜欢用这样的标准去挑战自己处于青春期的孩子,还有快进入青春期的孩子。”我很理解。我对你的劝诫是:“那么你会为自己的孩子制定怎样的标准呢?神给了你怎样的信心呢?” 最后,请你的孩子对自己的行为做解释。负责任,就意味着要通过问一些敏感的问题,来参与到青春期孩子们的生命中。 教会聚会后,我儿子去了一位年轻姑娘的家。我问他: “她妈妈在那儿,是吗?”“你什么时候回家?”我很自然而然地进行这样的操练。因为我的妈妈过去就经常问我,去过哪里,要去哪里,什么时候回家之类的问题——当时真是把我烦死了。 当你让处于青春期的孩子坚持持守这个标准时,你一定要解释清楚:神是出于某种原因,才吩咐我们远避淫行的——他希望我们脱离罪疚感,避免情感上的伤害,不去攀比;避免患性病、避免遭遇意外怀孕;并且保守性作为礼物,仅仅交给一个人。我们要让孩子从内心中深知,神知道什么才是对我们最好的。 今天的父母需要大卫面对歌利亚时的那种勇气。当我们和孩子讨论性行为时,我们可能会觉得自己就像那个拿着五个光滑小石子的男孩,正迎着一个巨大的怪兽作战。 但是大卫是迎面跑向巨人的。他在战场上与他迎面相对! 大卫这一勇敢举动的关键是什么?是他对神的信心!神呼召你我成为父母,在信心中行,并采取行动——大有勇气地直面征战。 你完全能胜任!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 2005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为青少年立界限

最近我向“家庭生活”事工的同工们提出了一项挑战:让他们为自己的生活定一些“条条框框”。换句话说,就是让他们在寻求与神同行的个人日常生活和家庭生活中,为自己要做什么和不做什么立一些界限。这促使一位在事工中服侍了十多年的好奶奶给我写了一封信,信中提到了她母亲多年前为她定的几条规则: 当我开始约会的时候,我记得母亲给我定了一条规则。她告诉我一个男生的手应该怎样和不应该怎样触碰我。例如,她说永远不要让一个男生把手放在我膝盖上。我看到过许多约会的情侣,他们的手都会放在对方的膝盖上,有的男生的手还会放在女生裤子后面的口袋里,但我还是牢牢记住了妈妈的话。 正是因为遵守了妈妈定下的那条规则,我和丈夫才得以在婚前四年的恋爱关系中保持性纯洁。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40年前我们一起开车去度蜜月时的喜悦。当我丈夫把手放在我膝盖上时,他笑着说:为了这一刻他已经等了四年了! 我一直感谢妈妈当年为帮助我保持纯洁而立的界限。 父母设立界限的力量是强大的,这封信无疑提醒了我们这点。但设立界限也是需要勇气的,你可能会因此就不得孩子们的喜爱。但你的孩子其实并不需要你成为他们的“哥们”——他们需要的是,为人父母的你,去成为他们的道德和精神领袖。他们需要足够爱他们的父母,在适当的时候去约束他们的行为。否则,他们就很可能最终会落得像大卫王的儿子亚多尼雅(王上1:5-6)一样的结局。亚多尼雅被宠坏了,他傲慢且叛逆,《列王纪上》1章6节说出了亚多尼雅如此的原因——他的父亲从来没有管教过他。 那么,该如何设立界限呢?我会带着祷告的心先与你的配偶讨论几个问题:我们要喝什么饮料?我们要读什么杂志书籍?我们要看什么电影电视?我们要听什么音乐?我们要宣誓吗? 这时,你可能会说:“等等……你为什么在一直说‘我们’?我以为你是要帮我管好我的孩子?” ——我就是在这么做啊! 今天的基督徒家庭所面临的问题之一,就是许多父母没有在自己的生活中制定规则。你需要为孩子设立自己也同样会遵守的规则,否则你的孩子就会问:“为什么你无视的原则,我却要作为生活的准则?” 我感谢上帝给我的礼物——我的妻子芭芭拉。当我们的孩子们还小时,芭芭拉开始质疑我看的一些电影和电视节目。事实上,她的质疑使我心烦,当时我可是一点都不喜欢!但现在我却很感恩她那时的唠叨,因为正是她的坚持使我反思了自己在孩子面前的样式。 除了在音乐、电影和电视上设立界限外,以下还有一些问题,可以帮助你在其他方面设立界限:? 约会:他们在什么年龄可以开始约会,和谁约会?在允许孩子约会这件事上,你扮演了什么角色? 穿着:你会允许他们穿那些时髦但有争议的衣服吗?性感的衣服可以穿吗?正式的舞会可以穿什么样的衣服?对了,还有泳衣!——最好在孩子13岁前约定好何时何地可以穿泳衣! 给男生打电话,或者与男生出去约会:你会允许女儿给男生打电话吗?如果你在这个问题上不定好界限,她就会说:“别人都是这么做的!” 就寝时间:你会给自己十几岁的孩子制定怎样的宵禁? 身体接触:你会让自己青春期的孩子自作主张决定与异性亲密到何种程度吗?还是会以严格的界限挑战他们,力保圣洁和纯洁? 朋友:你会参与决定孩子可以和谁在一起玩吗?尤其是当孩子11或12岁的时候。如果你不参与,那么就不要期待自己能影响他们的朋友,因为那就是十几岁孩子的选择。 当看到自身文化中的邪恶与世俗污秽时,我就常常会对基督徒群体感到有一丝绝望。这很容易就让人觉得无能无力,一切都不会有所改变。 但那是谎言。你确实有能力通过影响我国最重要的群体——你的家而带来改变。这样的改变开始于你决心要相信什么,以及你想要为自己的日常生活设立怎样的标准。 记住:界限从你开始。从你的选择开始。从你所设立的规则开始。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2004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在重要的事情上取得成功

我承认,我已经迷上了棒球帽。旅行时,我每走过一个体育用品店,都会进去买一顶印有当地专业球队或大学球队标志的棒球帽。我知道我每次只能戴一顶帽子,但收集各种棒球帽是我的爱好。帽子上可以显示出各种球队的标志、标语和徽章。我有几个球队的帽子,包括芝加哥小熊队(Chicago Cubs)、底特律老虎队(Detroit Tigers)以及坎特雷尔草皮队(Cantrell Lawn and Turf)。最后这个球队是我儿子所加入的少年棒球联盟的球队,他们曾在两年内取得了14胜1负的好成绩。我还有一顶来自达拉斯的一家二流烧烤店的帽子,一位好友宣称这个店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烧烤。我还有一些帽子是各种广告帽,来自于旅游景点、鹿和野鸭的狩猎点、漂流园区、以及一些不太知名的公司。我本来有二十多顶帽子,但我把自己最喜欢的一顶给了我的母亲,那是一顶皇家蓝的达拉斯牛仔队(Dallas Cowboys)的帽子。 当我们整理衣帽间时,芭芭拉总说我的帽子太多了,必须处理掉一些。虽然这很痛苦,但我还是把几乎一半的帽子都扔进了大垃圾桶。现在,我的鞋子可以整齐地放到柜子里了。我既保留了自己的心爱之物,同时也维护了婚姻。 我们佩戴的帽子 这些帽子提醒我要记住自己所担当的各种角色和所承担的各种责任。最近,我的时间表很满,因此我决定要对我所有的“帽子”进行一个年末清理,看看是否能将它们重新整理好或干脆扔掉一些。我列出的“帽子”包括:员工、主日学老师、朋友、讲员、顾问、招聘专员、公民、经理、激励者、作家、猎人、油漆工(我一年中会有一、两次为芭芭拉粉刷一些物品)、垂钓者、纳税人、财务预算员、丈夫、父亲、祖父。 就像我的帽子一样,这些身份和责任表明了我有时候希望从生活中获得太多的东西。我有太多的目标和太多的期待,但结果怎样呢?许多人的生活哲理就像我在一件T恤衫上看到的一句话那样:“我想拥有一切。” 但是我们不能拥有一切,我们不能达成一切目标! 我发现我所戴的这些“帽子”也代表了那些我要为之负责的人:当我思考这些责任时,我就想起了一个我常常会问自己的问题——问题不是我是否会成功,而是我必须在哪些方面获得成功——我必须戴上哪些帽子才算是成功了呢? 有时候,我们需要使用一些严厉但充满爱的话语,才能让人摆脱错误的价值观。詹姆士·杜布森(James Dobson)的故事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他的事工在他参加一次演讲的途中被改变了。途中,他读了一封来自于他父亲的信,信中写道:“你的女儿正在这个世界上最恶劣的环境中成长,这个世界的道德堕落比你出生的时候要更严重。我发现,父母最大的错觉就是认为:我们的孩子会因为我们是敬虔的基督徒,就自然而然地成为敬虔的基督徒;或者认为他们只需要父母殷勤祷告就会建立起在基督里的信仰。但这个祷告是需要时间的。如果父母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事业上,他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花在儿女身上,而这方面的失败只会让你在事业上的成功显得黯淡无光。” 改变杜布森生命的不是那一封充满真理且一针见血的信,而是他因此而作出的决定。他决定不再进行讲演。他制作了一套影视节目,名为“专注家庭”(Focus on the Family)。杜布森的抉择带来了什么后果呢?带来了神的祝福。他用大约五千万美元制作完成了那个影视节目,也履行了自己对儿女应尽的责任。 在重要的事情上成功 当我思考这个例子时,我不禁好奇——我们是否会因自己的努力而限制了神的能力?越来越多的工作时间,越来越多的任务……人们可能以为杜布森的事工会就此倒退,因为他不能更多的参与公开的事工,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让我们看一看圣经给我们的三条非常有用的建议,好让我们正确地佩戴“帽子”,并在重要的事情上取得成功。 1.做智慧人。“你们要谨慎行事,不要像愚昧人,当像智慧人(弗5:15)。” 佩戴所有这些帽子都需要智慧,以及从神而来的方法。智慧地做决定,智慧地牧养家人的需要,智慧地管理你所佩戴的所有“帽子(责任)”。 我的一个好朋友发现自己只将剩余的精力投入到了家人身上,于是他决定去更好地平衡自己的工作负荷。他在一张便签上写着:“给家人一些时间。”然后将这张卡片放在了自己书桌上的台灯旁。许多人如果遵守这条建议,就可以做得更好。 2.成为好的时间管理者。“要爱惜光阴,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弗5:16)。” “爱惜光阴”是什么意思?它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不做浪费时间的事情(比如看电视和拖延) 定期规划和设定目标 让你的行动具有策略性而不只是让自己忙碌 带着永恒的眼光生活 生活不是漫无目的的,也不是分分秒秒的随机组合。神是至高无上的,他掌管一切。他让我们倚靠他,并给我们责任去明智地管理时间。 3.分辨神的旨意。“不要作糊涂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弗5:17)。” 我们在旧约中常常可以看到,那些被神委以重任的人会走到交叉路口,需要做出重要的抉择,但他们却没有询问神自己当如何行。圣经教导我们,如果一个人不能寻求神的旨意来做决定,那么他就是一个愚昧人。 神可能会以看似很小的决定来试验我们,实际上这些决定可能是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你希望神的旨意显明在大的决定中?还是显明在小的决定中呢?基督徒的生活应当包含两者。 《荣耀之日,黑夜之季》(Days of Glory, Seasons of Night)的作者玛丽莉·邓克尔(Marilee Dunker)为自己的父亲,世界宣明会(World Vision)的创始人鲍勃·皮尔斯(Bob Pierce)写了一本苦乐参半的传记。这是一个女儿从自己的角度看待父亲的扶贫事工,以及父亲选择离家数月甚至数年的做法。这是一个不幸的故事,它讲述了一个基督徒对无家可归之人的同情和对自己家人的忽视。 邓克尔总结了父亲的一个错误信念,她说:“父亲和神有了一个约定。如果神照看好他的妻子和孩子,他就会喂养照看神在海外的儿女。不幸的是,这是父亲自己的约定却不是神的约定。”一个女儿的自杀,妻子糟糕的情绪和身体状况,以及因离婚而带来的家庭毁灭都证明了他女儿所说确凿。鲍勃·皮尔斯建立了一个令人惊叹的事工,但他却没有建立好自己的家。 别人的失败应作为我们的警告,应足以激励我们避免犯同样的错误。为什么不查看一下你的日历,清点一下你所佩戴的“帽子”,并打扫整理一下你的家呢?你我只有一次生命,我们必须正确地承当自己所肩负的责任。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 2002,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给忙碌父母的20个建议

丹有两个十几岁的儿子,他们在两个不同的棒球队打球……他们每天奔走于不同的比赛之间……还需要我再说下去吗? 丹说:“有时候我会想我们是否在做正确的事情”,继而他又补充道他的两个儿子都被选进了全明星队。他和妻子想帮助孩子们培养神给他们的恩赐,但整个家庭却要为此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为人父母从来都不容易。今天,各种活动数不胜数,有时候很多家庭都鲜有一起待在家里的时间。我问了一些朋友他们是如何在忙乱的生活中找到平衡的,以下是他们给忙碌的父母们的一些建议: 1. 在你选择活动的时候,要把神放在首位。要思考活动带给家庭的属灵影响。星期天的球赛或周三晚的练习,是否会妨碍你们去教会敬拜? 2. 在忙碌的生活中保护你的婚姻。你的爱人是否感觉你花了更多的时间在关注孩子们,而不是他或她?这个问题又是否可以通过拼车,或限制孩子参与多个体育队或多个学校俱乐部的程度来解决呢?你是否留有时间和爱人过二人世界? 3. 为各种活动祷告。一位爸爸曾说:“为孩子们做选择,需要付出大量的祷告……需要寻求智慧和分辨力,还需要寻求巨大的勇气,这是因为我们要作出的决定通常会要求我们不与世俗为伍。 4. 记住,神给你为人父母的首要责任是要把孩子们领向基督,并帮助他们在信仰里成长,帮助他们能不断且更多地爱主(参见申6:1-9;约8:31)。在你的时间表里是否有足够的时间供家庭成员一起学习神的话语,并讨论属灵的事情呢? 5. 集中精力参加对你和孩子们都重要的活动。这意味着你要拒绝某些还不错的事情,好让孩子们有时间参加你认为对他们最好的活动。 6. 别期待孩子们会感激你为培养他们的能力而做出的牺牲。大多数孩子只有等到有了自己的孩子,才会明白这点。有一个继母补充说: “给继子女时间、精力和关爱,而不要期待孩子们会自动用爱来回应你。” 7. 和爱人定期对比彼此的日程表。这样做能帮你们看到自己的时间表是否已排得满满当当了。一位朋友谈到过这个问题:“我们是否已不堪重负了?我们是否需要拒绝一些新的机会,或者取消一些不太重要的活动?” 8. 定期开家庭会议,好让每个人都知道所有的活动,这样就没人觉得落单了。 9. 组织家庭的团队合作。比如:“我们一起来清扫房子吧!”或者“我们一起来把院子里的活儿干完吧!”一位爸爸曾说:“太多时候都是父母在忙家务活儿,而孩子们却在玩电子游戏。孩子们需要做家务……他们能为家庭的正常运转贡献出很大的力量。 10. 教导孩子们如何洗自己的衣服(针对年龄合适的孩子)。家里忙得团团转的时候,孩子们其实可以帮很多忙,比如让他们洗自己的床单,给脏衣服归类,叠好干净的衣服,给袜子配对等等。 11.和爱人每周一晚在家里约会。比如,在家附近的面包店或饭店买一个最喜欢的甜点。当孩子们上床睡觉后,和爱人一起享用甜点,并聊一聊这一周过得如何。 12. 在你的日程表上留白——留一段不安排任何事情的时间。一位朋友曾说:“我们有机会就帮助邻居,或者为某个有需要的人送饭。如果我们的时间表排得满满的,很多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13. 花时间和家人一起大笑,享受在一起的时间。在车里放一本笑话书,在开车送家人参加不同的活动时,可以让孩子们分享这些笑话。 14. 如果因为要参加活动而没有什么时间做饭的话,可以用慢炖锅。当你在球场,或轮到你去送一起拼车的孩子们上钢琴课或者参加乐队练习时,家里的锅正在为你做一顿健康的饭。 15. 一次做很多,把它们分成几餐的量,冻在冰箱里,以备不时之需(记住要在盒子上标上日期)。 16. 一周选一个晚上(比如“完美星期四”)举行特殊的家庭活动。可以一起外出吃冰淇淋,玩棋盘游戏,或看电影等等。 17. 如果你有养狗,那么请邀请你的爱人或一个孩子和你一起遛狗。这样做能帮助你们放慢日常生活的节奏,并为良好的沟通创造时间。 18. 全家人一起做点什么,而不是永远各顾各。有一位妈妈曾说:“我们在教会一起服侍,或在同一天晚上参加门训小组,所以我们不会在不同的晚上各自奔波。” 19. 有足够的休息,在家庭时间表中为自己留出时间。 20. 与每一个孩子都有一对一的时间。让他们能单独和妈妈一起做点有意思的事情,也单独和爸爸有特别的时间。 今天的父母,是在一个机会不断的世界中养儿育女。太多时候,“平衡”看起来似乎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但在神的帮助下,如果能下定决心,就算是像丹一样忙碌的父母,也可以学会如何掌控他们的时间表……而不是让他们的时间表来控制他们。 编者按:万分感谢以下弟兄姐妹对本文所做出的贡献:加布·布赫霍尔茨(Gabe Buchholtz),戴夫·库克(Dave Cook),亚伯拉罕 & 底波拉·拉腊(Abraham and Deborah Lara),朱莉·梅杰斯(Julie Majors),托德·纳高(Todd Nagel),珍·鲍威尔(Jen Powell),塔巴莎·华莱士(Tabatha […]

常见问题:青少年的谎言和欺骗

你会如何处理青少年撒谎和欺骗的行为? 丹尼斯:我们注意到,很多青少年都面临着撒谎和进行其他类型的各种欺骗的强烈试探——在学校作弊,说话不算数,捏造事实……现在的孩子有更加复杂的思考能力,也有更好的欺骗工具。另外,现在的青少年也比以往有了更多的自由与独立空间,这就意味着他们会有更多的机会去选择做那些他们想要遮掩起来的事情。他们的同伴对他们也有更直接且畅通的影响力——他们会说:“没人会知道的”,或者“你不用告诉你的爸爸妈妈。” 人为什么会撒谎和欺骗呢?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可能是想要逃避因犯错和判断失误所产生的责任;他们可能是想要支使他人去做一些事情;或者他们可能非常非常想要继续掌控自己的生活。一个孩子偷了钱,然后对父母撒谎,这是因为他想要逃避惩罚;或者他考试作弊是想要逃避不好好学习的后果。 撒谎是对神的冒犯,之所以这么说,原因之一是撒谎就意味着人对神缺少信任。你的孩子必须被教导要讲真话——他要知道真话是最好的,并相信神在他的生命中掌权。 芭芭拉:通常情况下,孩子们会想尽办法利用你,让你去做他们想要你去做的事情。你以为自己已经告诉了他们该做什么时,他们却往往回来这样对你说: “我没明白你说的话。我以为你是……这样的意思。” “我忘了。” “我没听到你说的话。” “你没那样说过。” 如此一来,你就不会像开始时那么理直气壮了。作为父母,你不得不以这样的想法告终:我说清楚了吗?我到底告诉了他们什么? 解决这个问题的第一步是把事情写下来。我家有六个孩子,我真的记不清我对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当你对那么多人发号指令时,你也确实是会忘记。我不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写下来,但是我的笔记本里有一个部分是用来记录惩罚、管教和一些重要事情的规则的。 有了这个基础,当你再觉得家里十几岁的孩子没说真话的时候,就可以这样回应他们了——“我知道你听到我说的话了”,或 “我觉得你是选择了不去听我的话。我想让你知道,你这是在撒谎,你说的不是事情的真相。”管教也许是合适的。你也可以警告他们:继续这样下去,将来是会有苦果的——“当你成年后,你仍可以假装没听到,但那会让你丢掉工作。” 丹尼斯:如果孩子在撒谎时被你抓了个现行,那你首先需要了解的一件事情是:为什么他或她会觉得需要对你撒谎。在你们的关系中有什么东西缺失了吗?他感觉过分受限了吗? 不要让你的孩子觉得自己的欺骗行为是有理的。他可能会为自己的错误行为辩解,把它说成是某种处于“灰色地带”的事情。 接下来,要决定孩子需要承担怎样的后果,包括不让他做某些他喜欢的事情。有一次,我们管教了我们的一个儿子,我们禁止他参与他所在的棒球队要参加的一场比赛;使他不得不坐在场外看比赛。这对他来说是一个难忘的惩罚。而对女儿们来说,不让她们打电话,她们就会非常痛苦。还有,你可能需要禁止孩子去发信息或上微信。 你的管教程度需要与他们的欺骗程度相匹配。管教是要在孩子的品格上烙上其所受教训的烙印。 最后,要让孩子知道:他需要重新赢回你的信任。当你欺骗了一个人,你们之间的关系可以被医治、信任也能被重新建立,但这一切都是需要时间的。 想要过一个不被欺骗所玷污的生活是非常不容易的,这是我们大家都再清楚不过的。孩子们也会有这样的感觉。所以,当他们确确实实地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时——比如,明知道会惹麻烦上身,他们还是承认了错误或讲了真话——你一定要让他们知道他们所做的是多么的了不起!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 2013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常见问题:中和青少年的愤怒

当我们责备青春期的女儿,或者制定一些规则时,她明显变得非常生气,并且会用肢体表达怒气。我们应该如何回应她的怒气?应该允许她对我们发脾气吗? 丹尼斯:首先,我们需要记住,大多数在青春期的孩子在情绪上是错乱的。他们正在经历着自己没法理解或没法处理的新情绪。所有的青少年都需要某个方法来发泄这些新情绪,包括怒气;他们需要父母的聆听和理解。 然而,我们需要区分什么是合宜的表达愤怒的方式,什么是不合宜的,如何区分是难点所在。怒气是神给的情绪。事实上,神自己也发怒。虽然通常我们的愤怒不像神那样是义怒。神因着不义而愤怒;而我们通常会因为事情没能随己愿而生气。 因为很多成年人都不知道如何正确地处理自己的怒气,所以当孩子们以不合宜的方式表达怒气的时候,他们就以错误的方式回应。一开始只是一个孩子在犯罪,最后升级成了两个孩子在犯罪,一个成年孩子,另外一个是青少年。 你们夫妻要决定什么是你们可以接受的合宜的表达怒气的方式,也要决定你们将如何惩罚那些不合宜的表达。当我们的孩子们还在家里的时候,我和芭芭拉决定,如果一个孩子发泄怒气,开始伤害到另外一个孩子的时候,这个怒气就是不合宜的。另外,我们不允许生气时说一些给父母带来伤害或损害的话,不允许说一些拆毁别人而不是造就别人的话。 当孩子合宜地、恭敬地表达怒气时,你可以这么说来肯定她:“我知道你很生气,不同意我说的,但我还是要让你顺服。”我们努力为孩子们树立榜样,合理的表达愤怒,我们也以游戏的形式,表演过一些剑拔弩张的情形。 圣经告诉我们不可含怒到日落。因为那时,怒气就变成了罪,苦毒的根就沉到了我们的心里。父母和孩子想要保持良好关系,沟通就必须要开诚布公。训练孩子们要用合宜的方式表达自己所有的情感,好让他们心里不留有任何对你的苦毒。你不可含着怒气到日落,也不可使他们含着怒气到日落。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 2002 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常见问题:直抒胸臆与傲慢无礼

我的儿子13岁。最近,他总是质疑我的决定。我想给他机会让他表明自己的观点,但又不想他变得傲慢无礼,我该怎么办? 芭芭拉:我们必须要知道,孩子们在这个年龄段会产生很多他们所无法理解的情绪。他们没有安全感,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生什么变化。他们具备了更多的能力来分析你的决定,并且他们开始觉察到你并非总是正确的。因此,父母要学会容忍,忍下许许多多让你动怒的事情。 丹尼斯:这种事情很常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个13岁的孩子开始质疑大人的决定,这是件好事。这说明,他开始分析别人的观点,从而形成自己的观点。他意识到自己可以作出选择。他可以选择去做正确或错误的事情。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在成长。他必须开始独自承担责任。但是,这种成长却很容易让父母们感到威胁。这个孩子刚刚度过了芭芭拉和我所谓的“金色年华”。在那个时期,孩子们不太会质疑你的决定,并且会按着你所说的去做,所以之后我们会不太习惯被他们质问。 芭芭拉:孩子们质疑你的决定,这无可厚非。因为你希望将你的价值体系传递给他们。你大部分的决定都是受到你的价值观的影响,你可以向他们解释你作出这些决定的理由。你要让他们明白为什么他们不能和某些孩子出去玩,为什么他们不能参加某些派对,为什么他们不能观看某些电影或者电视节目。如果他们不明白为什么,那么他们就不会接受你的价值观。你将会被孤立,你的孩子将会反抗你,并且按着自己的想法行事。 丹尼斯:孩子在这个时期开始思考关于友谊、毒品、酒精和性的问题。你必须继续塑造他的品格,检验他是否真的聆听了你的话。你不能禁止他产生某些感受,除了当他感到不被信任时。实际上,你还不能信任他。他正在迅速长大成人,他必须赢得你的信任。但现在,他还不是一个成年人。 你必须承认的另一个事实是,你的孩子不会认同你所有的决定。你可以对他们说:“在这件事上,你认为我们不知道什么是最适合你的选择。但我想提醒你,我们爱你,并且我们在尽一切努力帮助你获得美好的成长经历。如果我们认为某些东西对你有害,作为父母,我们就会作出谨慎的决定。我们希望为你的生活划定界限,让你的生活充满真理,帮助你塑造坚定的信念。” 芭芭拉:你需要告诉他,你真的在乎他的意见和想法,但是他必须用正确的方式来表达,不得傲慢无礼。这是需要训练的。你的孩子可能不知道该如何以正确的方式和你商讨问题,所以你必须一次又一次地帮助他们用正确的方式来提出他们的问题。 同时,你应该花时间在没有冲突的环境下和每个孩子单独相处。放学后接他们去喝杯饮料或者带他们去吃杯冻酸奶。有时候,他们不想说话,但如果你经常这么做,他们就会开始和你分享他们的想法和感受。这可以帮助你与他们建立一种良好的关系,有利于你处理那些紧张的局面。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 2003,家庭生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