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

避免两个陷阱: “要是……就好...

在我生命中的每一阶段,我发觉自己总是会陷入两个毫无益处的心理陷阱。一个是“要是……就好了”综合症,另一个是“如果……怎么办”综合症。 “要是……就好了”可能会这么说: “要是我有个丈夫就好了。” “要是我有更多的钱就好了。” “要是我丈夫能表现得像……就好了” “要是我丈夫(或我)有一份好工作就好了。” “要是我们还有一套房子就好了。” “要是我(或他)的父母能理解我的话就好了。” “要是我的孩子能睡个整夜觉就好了。” “要是我有个真正亲密的朋友就好了。” “要是我没有这样受伤的过去就好了。” “要是我没有被困在这个地方就好了。” “要是我不得这种病就好了。” “要是我知道如何对待我处于青春期的孩子就好了。” “要是我不必这样做就好了。” “要是我不为这件事挣扎就好了。” 你认同这样的想法吗?可能你还能在以上列表中,继续添加类似的想法。这些年来,我意识到这类想法只会让我变成一个自怜者。我要表达的核心其实是:“生活就是关乎我自己和我自己的福祉。”——我内心有一个空洞,需要被填满。 但现实是,即使我的某个“要是……就好了”的愿望得到了满足,我还会有另一个“要是……就好了”添加到上述列表中。我常常陷入这种心态,甚至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些想法会使我陷入一种糟糕的情绪或沮丧的感觉中。我的焦点在自己身上,我需要承认这种自私的罪,并求神原谅我,让我能专注在他和他人身上。我需要祈求神给我一颗感恩的心。 另一个陷阱是“如果……怎么办?”: “如果我不能怀孕怎么办?” “如果我丈夫离开我怎么办?” “如果我没有加薪怎么办?“ “如果我不能完成这个项目怎么办?” “如果我们输了选举怎么办?” “如果这个医院检查的结果是坏消息怎么办?” “如果我的孩子不能参加比赛怎么办?” “如果我失败了怎么办?” 这种心态会导致恐惧。因为我担心“如果……怎么办?”成真的话会发生什么。这可真是让人束手无措的恐惧。 “如果……怎么办”综合症,对于我们这些想象力过于活跃的人来说,尤为难过——这样的人通常有远见卓识且创造力丰富。然而,我们也往往陷入这样的弱势:我们可以在三秒钟之内,设想出最糟糕的剧情发展!这真的很恐怖! 这种想法的内在核心是什么?就是不相信神在掌管一切。我认为这类“如果……怎么办”的想法,要大过神。我一时竟忘了神是慈爱的,是恩慈的,忘了他就在这里,他是美善的,他永远,永远也不会撇下我。 我可以把自己内心所担忧的“如果……怎么办”交托给神——他会来解决一切的问题。因为他是我的依靠。 潜藏在“要是……就好了”和“如果……怎么办”综合症背后的,是我们内心的期盼。我们认为,自己的生活本应是完全令人满意的。我们可能意识到这种想法并不现实,但我们内心深处却常常存着这类期望,甚至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我们需要牢记,在今世的日子里,我们的生活总是会不尽如人意。在世上的生活是无法达到完美的,除非我们进了天堂。在天堂里的永恒生命将是完全的,不再有缺憾的,完全完全被基督的爱和满足所充满的——不再有缺乏和恐惧,只有与耶稣同在,以及与那些在我们之先去天堂的圣徒们同在的甜蜜。 今天,你的“要是……就好了”是什么?你的“如果……怎么办?”是指哪些方面? 要认识到这些想法中潜在的危机,它们会让人产生自怜和恐惧。要有意识地把这些想法丢到某个地方(扔进垃圾堆、垃圾桶或丢到壁炉里)。 要大声说出神的属性:“你是我的父亲,你行在我的前面。你为我预备了一条道路。你会保护我,祝福我。你了解我。你赦免我的罪。你比我自己更了解我自己,你完完全全、彻底完美地爱我的全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仍然在掌管一切。你永远不会丢弃我。” 这样,你的注意力就会转移到你所属的神身上了。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 2015 苏珊· 耶茨,经许可摘录。本文最早发表于“今日妈妈生活”,它是“家庭生活”为妈妈们所开设的博客

两个步骤让你的婚姻免于变质

让我觉得有趣的是,神创造的第一个人类制度就是婚姻。婚姻的重要性也显明在圣经中。在《创世纪》1章27节中,我们看到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反映出了神的形象;在《创世纪》2章18节中,神说男人独居是“不好”的;在《创世纪》2章24节中,神又称丈夫和妻子是“一体”的——一个身体,精神和情感都相互结合的联合体。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在你的家中,你的婚姻关系应当是最重要的。你能给你的孩子最好的礼物之一,就是与配偶保持健康、快乐和稳定的关系。 当然,我们所面临的挑战也就在此——婚姻中,夫妻之间很容易就会出现生疏隔阂的状态。丈夫和妻子常常会变得越来越生疏,此过程之缓慢,以至于夫妻双方都没能意识到它正在发生。然后,在经历了几年的沟通不畅后,二人才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爱情生活已经变质。这就是为什么许多表面看上去很成功的婚姻,其实不过是两个成功人士在独立地各行其事——他们不是朋友,也不是生活伴侣。当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孩子就要受苦了。 努力不叫婚姻走向变质和孤立,有两个步骤可以遵循: 第一步,夫妻二人规律同祷寻求神。我和芭芭拉于1972年结婚,婚后不久我们就开始每天一起祷告。我相信这一属灵习惯为我们的婚姻和家庭所做出的贡献,要远比其他我们所做过的事情都多——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知道与一个你正在怨怼的人一起祷告是艰难的。我们发现,我们要么通过一起祷告来解决问题,要么就会带着怒气入睡。因此,我们要寻求建立相互理解的桥梁,原谅彼此,共同祷告。 当你们一起祷告时,你们的快乐会加倍,悲伤则会被分担;它增加了你们共同经历神的体验,并帮助你们清除那挥之不去的过往。在婚姻中的艰难时刻,你们可以相互分担重担。祷告也会拿走你的报复心,给你一颗愿意解决问题的心。 我鼓励你向配偶作出共同祷告的承诺。也许你会害怕,不愿开始,但我向你保证,你并不孤单——许多人在要与配偶共同祷告之初都很犹豫。如果你也这样,那么不妨试着这样祷告:主,请教导我如何与我的配偶一起祷告。因为我害怕那么做。 第二步,一起花时间在你们的关系中制造亲密感和浪漫。当你们约会和考虑结婚之时,你们也许会想出各种办法来示爱和吸引彼此。可当孩子降临后,你们的浪漫就结束了吗? 你也许会想:浪漫怎能计划出来呢?它应当是自发产生的呀!——有些时候是这样的;但我发现,更多情况却并非如此。早期的浪漫常有这种自发性的特征;但当你结了婚,当你和对方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地待在一起时,浪漫可就需要靠计划来产生了。 当你有了孩子之后,这种浪漫就更难自发产生了。许多来参加我们难忘周末®营会之旅的夫妇都说他们有超过一年没有约会了。而更令人震惊的是,有些夫妻在蜜月之后,就再也没花时间单独两人一起过夜了! 这种情况在你身上已经多久了?花些时间与配偶在一起吧!你的孩子们会为此感谢你的。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 2013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菜鸟的浪漫

你能想起上次为配偶做特别浪漫的事是什么时候吗? 真的吗?有那么久了吗? 浪漫就是如此——当你有“感觉”的时候——当你恋爱或订婚,或当你和配偶正在享受特别的浪漫之夜或浪漫周末时——你会发现自己在想:我绝对还想再有那种感觉! 而当那种感觉没有回来时,你就会想: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浪漫不是你在特别场合才会拿出来的东西,它应该是夫妻彼此表达关爱的方式。它应该贯穿于婚姻生活的每一方面。 有时当我和已婚夫妇谈论婚姻中的浪漫时,作丈夫的或作妻子的会对我说:“我觉得我们已经没有浪漫可言了。我过去常有的那种感觉已经消失了。” “还有,我的爱人也不再为我做任何浪漫的事情了……” 嗯……如果你真的想要再次拥有那种感觉的话,你可能需要率先采取行动,打破僵局。 以下是一些建议,也许能帮助你开始行动起来。我请一些朋友分享他们对那些浪漫困难户的建议,根据他们的建议,我列出了这份清单。 当然,这份清单没有涵盖万有,而且我意识到,就浪漫而言,人人水平都不一样。但不妨试一试以下这些实际的建议吧!它们可能会给你的婚姻和生活带来一点火花。 1. 记得你们刚爱上对方时会做的事情吗?再做一遍吧!有一个牧师告诉我,他做婚姻辅导的时候,通常会给夫妻双方读《启示录》2章耶稣对以弗所教会所说的话。启2:2-5说:“我知道你的行为、劳碌、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恶人……你也能忍耐,曾为我的名劳苦,并不乏倦。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 以弗所这个教会只是在装装样子而已,它已经不再那么挚热地爱着耶稣基督了。 那位牧师说:“我觉得这是很好的婚姻建议。在你觉得没有感觉的时候,就去悔改,并做那些你起初做过的事情。” 2. 花点心思让自己随性、有新意、不模仿他人。情人节那天除外。就如一位朋友说的:“我妻子喜欢新奇有创意的点子,但是情人节那天,最好还是送她鲜花和巧克力!” 3. 同理,一定要在生日当天给配偶生日祝福。有一个人很明显是付上了惨痛的代价才学到这个功课。他说:“如果你妻子的生日是在周中,但你决定要在前一个周末给她庆生——你带她去高级餐厅,给她买昂贵的礼物,你们的谈话非常有深度且有意义——但你在她实际生日的那一天却没有给她写个卡片,那么你就仍没有任何功劳和苦劳。” 4. 绝对不要给你的妻子买任何带有插头的东西。如果礼物有插头,现在就把它要回来! 有一个朋友写信告诉了我一件事。事情发生时,他和现在的妻子还处于恋爱阶段。当时,他妻子的室友很喜欢做饭,并因此收到了“我此生见过的、最贵的美膳雅(Cuisinart,高档厨具品牌)食物处理器。” 写这封信的人说,他被那礼物深深打动了,但是两个女人却没有——她们不敢相信有人会给自己的女朋友送这么“没有感觉的礼物”。 女士们,让我在这里再加一点说明吧:多数男人都喜欢带插头的东西,或者是用电池的东西。他们可能不会用到它们,但就是喜欢收到这样的礼物。 5. 你觉得浪漫的事情,你的配偶不一定会觉得浪漫。查普曼(Gary Chapman)博士在他所著的《爱的五种语言》(The Five Love Language)中写道:人们会用五种主要的方式去表达对彼此的爱: 身体的接触——牵手,玩头发,按摩后背。 服务的行为——洗碗,帮忙打理家务,或者仅仅是叠叠衣服。 肯定的言辞——说一些温柔的、悦耳的、鼓励的话。 礼物。 一起度过精心的时刻。 查普曼博士说,我们每个人都有一种“爱的语言”——就是以上清单所列五个中的一个。假设你爱的语言是“肯定的言辞”;你就会很喜欢人们对你说:“你很特别”或“你看起来很帅”……诸如此类的话。所以当你想要表达对妻子的爱时,你也自然会说许多甜言蜜语。 可如果你妻子首要的爱的语言是“服务的行为”,那么,你可以说尽所有想说的肯定的言辞,但只要你在说话时不拿起扫把扫地,你的话就不会起多大的作用。 所以,你需要弄清楚配偶的爱的语言是什么,然后用其语言表达你的爱。我喜欢一位同事说的一句话:“我学到了,洗碗机上的绿灯,对我妻子来说就是“阴转晴”的开关——如果洗碗机是我开的话!” 6. 当你对妻子说话时,请全神贯注地听她说话。不管你妻子的爱的语言是什么,这一条建议都适用。当你们一起谈话的时候,你的分心无益于浪漫。 这就意味着,如果你们要在电视直播比赛时进行交谈,你所要做的就不仅仅是按下遥控器的静音按钮,而是要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妻子身上。妻子们需要的是精力集中的、专注的对话,好使你们的关系——以及你们之间的浪漫——茁壮成长。 7. 说“我早就告诉过你了”这句话,并不会带来“浪漫的回响”。一定要不惜代价避免说这句话。 以下是奥格登·纳什(Ogden Nash)的一段话,它把这点表达得淋漓尽致: 如果想要婚姻美满, 让爱之杯爱心满满, 那么,错了,要认错, 对了,又要闭口不语。 8. 一起欢笑。一起欢笑能提升浪漫。当你高兴、喜乐和欢笑的时候,是最有魅力的时候。没有人会被一个抱怨、分心的人所吸引。没有人看到一个生气抱怨的人时会想: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你让我怦然心动。 9. 花时间培养暖心、体贴的关系,这通常会提升性生活的频率和质量。换句话说,好的性生活不会带来浪漫;但浪漫会带来好的性生活。 10. 别把性生活简化成一个公式。这条建议特别是给丈夫们的。有一个女人描述了她的经历:一个星期五晚上,她和丈夫去一家不错的餐厅用餐。饭后,他们一起散了步。他们有说有笑,气氛刚刚好。那个晚上,他们做爱了。 一个星期后,她的丈夫问她:“嘿,我们还去那家餐厅吃晚饭吧?”她说:“我非常清楚他在想什么——那和那家餐厅的饭菜没有任何关系。” […]

不再有用了吗?

十几个男人围坐在一个知名乡村俱乐部的圆桌旁,他们都曾是高管,非常成功。他们中有领袖、有冠军。他们有聪明睿智的头脑。他们曾是冒险者,对成功和失败有着丰富的经验。 这些男人已有45到60年的婚姻生活,他们显然有很多东西可以和年轻一代分享。他们银灰色的头发也添增了他们的尊严感。 他们邀请我就“家庭生活”在坚固婚姻和家庭上的事工,发表10分钟的讲话。当我开始介绍我们的事工时,我无意中提起了几天后,我要做的一个面向高管的演讲,名为“一家之长的品质”。 接下来发生的事很有趣。我好像触动到了他们的神经,在接下来的45分钟里,他们向我提了数不清的问题。他们敞开心扉,分享他们的失落,挫败,疑惑和期望。 他们谈到他们已经成年的子女一点都不重视他们,将他们推至生活的边缘,他们被视为不必要的——除非是去给孩子当保姆——他们感到儿女的家庭真实地拒绝了他们的影响或参与。在教会里,唯一的参与机会又只是服务于管理工作委员会,给出建设性的意见。他们感叹,现在的文化已经变得如此年轻化,而他们却像是被阉割了——他们感觉自己已经没用了,没有什么可以给予的了。 这些男人——曾经是家庭、事业、社区中的王者——现在却失去了自己的定位。像是尘封在阁楼上的破碎古董,他们已失去了自身的意义。 但当他们互相交流的时候,我却能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他们渴望自己再次被挑战。战斗使他们变得坚毅、机智,这些贤能的士兵渴望重新嗅到战场上的浓烟,再次投入战斗。他们不想将自己的刀剑和铠甲换为高尔夫球杆和高尔夫球衫。他们意识到他们的受造是有着比躺在躺椅里看新闻更高贵的目的。 我坐在那里,惊讶地发现什么才是“大盗贼”——那些被夺走荣誉的男人不再怀有梦想,某种合谋之力夺走了他们前进的勇气。 你,何至于此? 那天离开的时候,我得出了两个结论:第一,多数男人不知该如何看待衰老这件事。他们不知道圣经上是如何谈及人的老去的。他们追求自己的生活,而不再追求神。当他们退休后,他们一生的经验、智慧和能力就都浪费了。他们从社会主流文化中接受暗示,错误地认为他们的影响已经结束。 接着,我又想了一下:在我们认识的人中,有多少人能在60岁、70岁和80岁的时候还是精力充沛,依旧在信仰中成长,并依旧为神发挥着他们的影响力呢?做一个有理想、生机勃勃、积极乐观、并期待神使用自己的人——当你老了的时候,还愿意成为这样的人吗? 第二个结论则很明显——是时候恢复一家之长在家中的威严了!是时候建立高尚的新秩序了!拥有一生经验的男人们应该勇敢站起来,冲破障碍,为他们的孩子,孙子,社区和国家而战。 对于那些超过55岁——尤其是已经退休的人来说——我有一个严肃的问题:如果你的确已无计可施,那么你究竟是怎么使自己落到这般地步的? 你认为自己最好的日子已经结束了?你认为自己不再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予了吗? 难道你不想清晰地表述自己在之后岁月中的使命吗?难道你不想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活着并为之感到骄傲吗? 你能想象其他人把你看作是一个……“一家之长”吗? 一个充满尊严的称谓 “一家之长”一词来自拉丁文“patri”,意思是“父亲”。韦氏词典认为家庭中“一家之长”的意思是“作父亲,或建立家庭的男性。一族中最年长的代表,或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 不幸的是,在今天的文化中,很多人认为“一家之长”是一个不好的词。有些人会联想到大男子主义,或者一些用恐惧、暴力和操控来统治家族的自私男性。 但我相信这是一个充满着尊严的称谓。在旧约中,作为“一家之长”的亚伯拉罕,以撒,大卫,是各自家庭的头,并被描述为合神心意的男子。在今天的文化中,一家之长是那些将他们最后的岁月投身于下一代的男人,他们知道自己是可以对家庭和社区产生持续的影响力的。 当我的孩子长大成人并结婚,我开始对成为一家之长的想法产生了兴趣。我作为父亲的角色正在发生变化:我知道,当孩子们建立起自己的家庭时,我就不再对他们的生活有之前那样的权柄了。但我同样开始意识到,我作为父亲的工作并没有完成——它只是变化了。尽管我的孩子们已经是成年人了,但他们依旧需要我的鼓励和祷告。我不再是召唤球员的教练,而成为了场边为他们加油的球迷。在当今的文化中,当年轻人建立起一个家庭,他们是需要热烈的掌声的。 作为一家之长,我们要为子孙欢呼,并告诉他们神在我们生命中的作为。我的一个孙子有一次问我神是如何帮助我创立“家庭生活”事工的,我就给他看了《读者文摘》(?Reader’s Digest)上的关于“家庭生活”的报道。我也想起了《诗篇》71篇17-18节,一段可以作为 “一家之长回忆录”的经文:“神啊,自我年幼时,你就教训我,直到如今,我传扬你奇妙的作为。神啊,我到年老发白的时候,求你不要离弃我,等我将你的能力指示下代,将你的大能指示后世的人。” 新的篇章 当我们进入生命的最后岁月,用我们积累下来的智慧和影响力去影响下一代,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机会,这也是当今许多男性在晚年所需有的愿景。我想起了比尔巴伯(Bill Barber),一个很有幽默感的德克萨斯人。他跟他的儿子科雷一起来见我,当时我称呼他为“一家之长”。后来他写信给我说:他对我的称呼感到吃惊——“哎呀!我都没有意识到我是一家之长。” 比尔说,他被人称为讨厌的人、过时的人、一个骗子、可笑的人、疯狂的人、固执的人、一个无赖和“一个有手腕的谜样人物”。但是他却有点儿喜欢那个新头衔——“一家之长”。 “实际上,我真的很喜欢当一家之长”他写道。这比我多数同龄人想的要简单得多。你必须停止对抗,承认自己的年龄,并成为:1)一个鼓励者;2)一个仆人;3)一个训练门徒的人;4)一个安静有时的人;5)一个饶恕别人和自己的人——这其实并不痛苦。 “作一家之长也不算太坏。”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获权节选自丹尼斯?雷尼所著的《勇于担当:对勇敢男人的呼召》(Stepping Up: A Call to Courageous Manhood),家庭生活出版。版权 © 2011丹尼斯•雷尼,版权所有。

再次学习过婚姻生活

我拥有能让人感到无比舒服的“魔力指甲”,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去世的前夫大卫曾经这么告诉过我。每次我用手指甲帮他挠背时,他都会感觉像是在做SPA按摩。“要是有人能够复制你的指甲就好了,那样的话,天下所有的丈夫就都能享受这种美妙的感觉了”,他常常这样对我说。我也就自然而然地认为自己真的拥有了让男人愉悦放松的法宝。 丧夫三年后,我开始和罗比·麦克唐纳约会。我们确定关系后不久,有一次,他来找我,他感到疲惫不堪。我想这正是我展示自己那充满魔力的手指甲的大好时机。于是我让他把头放在我的大腿上,开始挠他的背。他不停地扭动身体,最后把我的手甩开了。我换了一个位置,他还是不停地扭动。最后,他对我说:“行了,我受不了了。” 他的反应让我很吃惊,而且让我感到很受伤——我感到被人拒绝了。我是在表达我的爱,而罗比却不能接受。 如何给予爱,如何接受爱,如何协调不同的期待,如何安排优先次序……这些看起来不太重要的互动却能在夫妻感情中制造障碍。在第一次婚姻中,夫妻二人能够和睦相处已经很不容易了,再婚生活更是要将四个人联结起来: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以及他们的前任配偶。因此,这需要当事人花费很多努力去解读对方,并重新学习沟通,无论是语言性的沟通还是非言语性的沟通。 罗比自己也失去了妻子,因此他特别能够理解我的一些感受。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的关系发展很快。我们认识六个月就结婚了。我们还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发现彼此的差异。我知道,像罗比这样性格的男人绝对可以成为一个好丈夫,而且他也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他善良体贴,也愿意聆听我的倾诉,并且总是把我的幸福放在首位。 过去的生活已经结束了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罗比和我的沟通竟然与我和前夫的沟通如此大相径庭!我在与他结婚后的几周中曾经历了一段伤心期,因为那时我深深地意识到:我过去的生活要彻底结束了。我喜欢为大卫做的菜,罗比不喜欢;大卫常常对我说的爱的言语,罗比不会说;大卫喜欢社交,并且很有主见;罗比却不爱说话,喜欢顺从别人的意见。我必须学习解读他的面部表情和非语言性的那些表达,但他的许多面部表情和非语言表达又常常和大卫正好相反。 我记得我们度完蜜月后的第一周,罗比是那么的寡言少语,以至于我感觉他几乎没和我说过话。一天晚上,我躺在他身边,禁不住哭起来。他却大声地叹了口气,以此打破沉默。我彻底失望了。但当我问他为什么叹气时,我却被他的回答震惊了——他饱含深情地说:“我只是感到太幸福了!”我花了许多时间来解读他的肢体语言,可他的这种叹气怎么听也不像是在表达幸福的感受啊! 罗比也经历了一段适应期。他和他的前妻卡丽共同生活了22年,因此他已经习惯了卡丽的生活方式。卡丽做所有的决定,比如每日的食谱以及周末的安排。但是我不习惯这样做。卡丽也更加能够接受罗比沉默的性格。我却给了他很多压力,这有时让他感到很受挫。不过,我也慢慢能够理解他的这种性格了。 关系网 当我们继续调整生活时,圣灵也在不断地提醒我们。婚姻的第一年是成长期,再婚生活则要面对更多的挑战,因为这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情,双方的子女也会被牵扯进来,就像一根线将一个人与其所有的直系亲属连起来那样。在我们的情况中,两个父母和四个孩子(如果算上我们的儿媳就是五个孩子),那么就是有六根线从每个人发出。这就是一个关系网,这与第一次婚姻完全不同。 将两个家庭联结在一起需要很多努力,且没有捷径可走。就像搬到国外需要学习新的语言和新的生活方式一样,不同的婚姻也要求我们学习不同的“夫妻语言”。这就意味着夫妻二人需要学习不同的情感表达方式,不同的异议表达方式,不同的传统,不同的期待等等。几乎生活的每个方面都不一样了。当我重新学习该如何过婚姻生活时,圣灵给了我以下一些启示: 首先,所有事情都需要时间。《传道书》3章1-9节非常好地诠释了生活的潮起潮落。特别是当我们在再婚的情况下读这段经文时,这段经文就会显得特别有力量。这段经文教导我们要忘记过去,拥抱新生活。其中的一部分经文是这样说的: 拆毁有时,建造有时; 哭有时,笑有时; 哀恸有时,跳舞有时; 寻找有时,失落有时; 保守有时,舍弃有时; 将两个家庭融合起来需要很多时间。就像让面团发酵,我们不能急于求成。等待——等待让我们经历《箴言》所列出的对立面,那也是我们的必经之路,并且要相信努力终会获得回报——就像神所应许的那样——“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传3:11)”。 第二,我们必须甘愿接纳来自两个家庭的传统和期待。《腓立比书》2章3-4节说:“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再婚家庭在开始的时候常常像在进行足球比赛。每个家庭都早已学会了在不同风格的教练的指导下进行比赛,并且是根据制定好的战略来比赛。成为一个团队的唯一方法就是停止比赛,放下得失心,彼此学习。 用基督的爱爱我的丈夫及继子,这不仅要求我不可忽视他们的家庭历史,也要求我必须接纳其中的一部分,把它们当成我自己的历史。比如,在圣诞节的时候,我使用了罗比房子里的大部分装饰品,而且我们也讨论了他的儿子们过去所遵循的传统。因为时间原因,我不可能把所有事情都做到位,但是我会尽自己的努力去做。? 在那一年中,我询问了关于卡丽的故事,试着从他们的视角来看问题。了解他们的过去可以帮助我理解他们的现状。我没有试图去重建卡丽的家,或者取代她的位置,因为神已经建立了一个新的家庭,但新家的部分基础却依旧来自于我们过去的历史。 第三,奇异恩典。在紧密的家庭关系中,人很容易受伤,再加上再婚家庭之间会产生不可避免的误解,彼此的感情就更容易受到伤害了。但是恩典可以让我们彼此相爱,把最好的给别人,一同努力成长。 《希伯来书》12章15节说:“又要谨慎,恐怕有人失了神的恩,恐怕有毒根生出来扰乱你们……”婚姻生活中充满了各种不同的意见,但这些都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人们常常让判断胜过了恩典。正是判断会让人算计回报和惩罚,这时人就会生出苦毒。但是恩典总是给予人回报。 这不是说你不可以提出异议,或者你必须总是顺从配偶的意见。实际上,有时候最有恩典的事情就是斗争。有一天晚上,我提出了一个观点,让罗比很不开心。他的反应让我大吃一惊。 我起初的反应是什么也不说。理性的判断告诉我,他应该道歉。毕竟我有充分的理由提出我的观点!但是我可以感受到苦毒正在生根,因此我故意发动了一场混战。两个小时之后,我发现原来是我陈述观点的方式让他觉得我是在骂他很愚蠢。当然这不是我的本意。最后,我的苦毒被恩典取代了。 在新的婚姻中学习交流,这并非是因为我们内心脆弱。这一学习需要很多的耐心和努力,以及无限的恩典。如果你能像探索一个充满魅力的、具有悠久历史和深厚传统的外国文化一样来探索并欣赏你的新家庭成员,生活就会变得快乐起来。当我们透过基督而不是理性判断来看问题时,神就会按着他的应许,在适当的事件中,为我们彰显出生活的美好。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 2014,萨布林娜·碧斯莉·麦克唐纳,版权所有。

离开父母的肯定

“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是主的吩咐。姊妹在和丈夫结合后是否仍在意父母的一切要求而忽视了丈夫的感受? 有一次,我舅妈生病住院,我的妈妈给我说:“你舅妈生病住院了,今天晚上,我就带你和Harley去看舅妈,舅妈什么都不需要,只想吃苹果,你们就买点苹果去就好了。”然后,我就说:“好的。”并且也强迫我的先生Harley答应了。但答应之后,我的内心并不是很舒服,有一种烦的感觉。 接下来,吃了晚餐,妈妈就带着我们去看舅妈,我们先去了超市,那段时间苹果卖得特别贵,最差的也要10多块钱一斤,妈妈帮我们选了17元一斤的苹果,称了一下,共80多元。那段时间,我们是凭信心全职服侍神,经济很紧张,80多元够我们5天左右的生活。付钱时,妈妈也许察觉了我的压力,她说:“你们别拿了,我帮你们刷卡,到时就说是你们买的。”我说:“不行,这是我们对舅妈的心意。”于是,硬着头皮付了钱。看了舅妈之后,我觉得被捆绑,觉得极其厌烦,我先生更是这么觉得,并且对我态度也很差,我们的关系受了亏损。 后来,我静下来心来想这件事,我一步一步的被妈妈操控,做了不想做的事,主要是我怕得不到妈妈的肯定,我怕她说我没有爱心,不孝顺。我那时的理想做法是:舅妈很爱我,我也很想去看她,但我们那晚也许不方便去;我们去那里根据我们的经济情况,可以买比较便宜的梨子香蕉,不用为了妈妈的面子买苹果。但为了得到妈妈的肯定,我做了不是发自内心愿意做的事,觉得被捆绑束缚,也造成了夫妻关系的疏远。 “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创世纪2:24)如果在乎父母的想法跟需要,想去得他们的肯定,多过在乎配偶的看法或需要,就不是照着神的心意来离开父母,这就会造成夫妻关系疏离,自己也会觉得被捆绑,不自由,甚至情绪崩溃。 中国文化中,父母从小对孩子肯定鼓励特别少,所以,很多孩子成年了,还想去追求父母的肯定,一直不放弃的去追求,结果错失了很多神的美好旨意。结婚后,因着讨父母的喜悦与肯定,牺牲另一半的需要,造成婚姻破裂。 一个信徒无论结婚没结婚,讨神喜悦永远都是排在第一位的,“不是要讨人喜欢,乃是要讨那察验我们心的上帝的喜欢。”(帖撒罗尼迦前书2:4)一个人只有离开父母的肯定,知道在神眼中,我是独特的无价之宝,我们的价值是耶稣的宝血买来的,不会因为父母是否肯定增加或减少我们的价值,我们就可以在生命中做正确的决定,摆对正确的优先顺序,第一,讨神喜悦,排在第二顺位就是讨配偶喜悦,这样,才可以脱离捆绑,经历自由,有亲密的夫妻关系与美好的人际关系。 有一次国庆节,先生想和我在家休息,而我妈妈想全家人一起去外公外婆家,她给我打电话:“Luyah,明天你们都去外公、外婆家吃饭啊,我们都去陪外公外婆。”我说:“可能不行。”妈妈说:“你们要加班?”我说:“我们想在家休息下。”她说:“哪里不能休息,全家都去,舅舅、舅妈也都要回去。”我说:“那我问问Harley。”妈妈说:“好,你给他说下。”但我先生不想去,他就说想休息。那时,我内心很挣扎,我知道要以配偶的需要为优先,但我又怕妈妈难过受伤,怕她说我不孝顺没爱心。但祷告后,我相信:在耶稣基督里我是独特的无价之宝了,我的价值不是妈妈的肯定给的,而是神给的,神希望我可以先满足丈夫的需要,我要讨神喜悦,不去了,随便妈妈怎么说。 于是,我给妈妈打了电话,说:“妈妈,我们还是想在家休息,不去了,你们自己玩吧。”妈妈说:“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外公外婆年龄这么大了,特别希望全家在一起聚会,你怎么不体谅呢?……”妈妈对我一阵数落否定,想我们去,但我一直想着真理:讨神的喜悦,我的价值是神赋予的,我的心一直很平安喜乐,最后,妈妈也没有说服我去。过了几天,我们自己单独去看了外公外婆,他们很开心,外婆还亲自下厨为我们做吃的。我发现,以神的旨意做决定真的好自由好轻松,人际关系也变得轻松和真实的亲密。 结束语 亲爱的姊妹,作为一个妻子,你是按照神的旨意来处理与父母和丈夫的关系吗? 神吩咐丈夫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妻子也是一样。你们二人已成为一体,对方的感受就是你的感受。对于父母,我们都要孝敬,但当父母想插入你们夫妻的生活,想控制你们,吩咐你们按照他们的意思做这样那样的事时,你首先应考虑这件事是否合乎神的旨意;其次是感同身受为配偶考虑,讨配偶喜悦。这样你们必有一个合乎神心意的婚姻关系和人际关系!愿我们无论何事都能寻求主的旨意,尊主为大! 作者:路亚

25条建议让妈妈们避免过度劳累

1. 睡眠比你想象的要更重要。记住!是神创造了睡眠,所以睡一会儿吧! 2. 心里设定一个你会停止做某件事情的时间,并做一些能使你精力恢复的事情。如果你需要监督,请告诉你家里的一个人,请他或她来监督你。 3. 为每一个你想点头同意参加的活动来祷告。求神揭露你想要参加活动的动机,祷告看他是否会让你点头同意。一定要确保你的丈夫和你达成共识,而且要在合宜的时候,邀请孩子们参与。 4. 设定目标,每周或每天花定量的时间与孩子们玩耍、拥抱或只是享受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你可以把时间用在其他的事情上,但孩子们的童年却只在当下。 5. 礼貌地说“不”。 6. 一个月或一周花一天时间远离科技。问问自己是否真的需要那么容易就被人找到。 7. 和丈夫商量如何合理地限制孩子们的活动,讨论你们的决定所能产生的短期和长期影响。认真考虑代价与益处的比值,然后敞开心门一起为你们的时间表祷告。 8. 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开口寻求帮助。 9. 和朋友轮换着为彼此看一天孩子。可以考虑在这一天里,先花些时间做属灵的退修,再花时间做一些你非常享受的事情。 10. 和丈夫定期约会一晚。 11. 如果“好”是“最好”的敌人,那么你就要下决心放下一些事情(比如洗那一篮子脏衣服),去做更重要的事情[比如:和孩子一起玩他或她一直央求要玩的“爬坡与梯子”的游戏,或者给朋友回电话]。 12. 哪件搁置的事情若得到解决,会让你感到最为解脱?哪位朋友愿意传授给你(或与你交换)整理物品、手工制作或育儿等方面的经验? 13. 礼貌地说“不”。 14. 洗个澡,吃一样你真正喜欢吃的东西,或去享受一个当时就能让你把节奏放慢的事情,以此来品尝神的美善。记住!他有足够的能力去完成那些需要完成的事情。 15. 慢慢品读安·福斯堪(Ann Voskamp)的书《一千份礼物:挑战你在现状中活出丰盛》(?One Thousand Gifts: A Dare to Live Fully Right Where You Are)。 16. 检查你的时间表,看它是否有足够的余地可以供你维护各种关系——友情、亲情、亲子关系、婚姻关系、以及你与神的同行。 17. 一周休息一天。如果需要,你可以为自己的休息日制定一份“不能做的事情”的清单(比如:清空洗碗机、做饭、回电子邮件等等。你可以自己决定)。 18. 当你觉得任务清单正在使你的压力上升时,请花5到10分钟“进你的内屋,关上门,祷告你在暗中的父”(太6:6)。 19. 相信神会差派其他人去做那些需要完成的事情。 20. 观察一下你的时间表,观察自己的时间安排会对孩子们有什么即刻的果效和长远的影响。当他们回头看自己的童年时,他们会记得什么?在你家中,对孩子来说,有什么将是最有价值的? 21. 背诵并默想经文,比如:诗23,诗127:2,太6:31-34,弗2:10和雅2:13-18。 22. […]

仇敌的圈套和网罗

一年前,我有幸三次在“守约者大会”(Promise Keepers)上作讲员。对我来说,对着那么一大群人讲话,不仅是一次让自己谦卑下来的经历,也是一次真正的沟通挑战。 我学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神会在那样的大会上有怎样的安排。就拿在丹佛举行的“守约者大会”来说吧,我对着一群男士讲述父亲保护子女的责任,讲了30分钟。我带了很多不同的陷阱装置,用来象征仇敌在伏击孩子们时所使用的不同网罗:毒品、同辈压力、骄傲、酒和其他等等。 我把这些陷阱装置一个一个地放好。我劝诫与会的男士们自己也要远离这些陷阱,并带领下一代安全度过童年和青少年时期的危险。 在结束时,我邀请了一位朋友和他十几岁的儿子,让他们和我一起站在讲台上。他们是来自俄克拉何马州的汤姆和特伦特·沃德。我给特伦特带上眼罩,然后自己和他爸爸走到另一边去。 在特伦特和我们之间有12个陷阱装置。我和汤姆在另一边,代表着男子汉气概和成熟。 然后我让特伦特把他的鞋子脱掉。观众席上快速掠过一丝紧张的笑声。 “特伦特”,我说,“我想让你走向‘成年’和‘成熟’——我想让你走到我和你爸爸这边来!” 特伦特光着脚,摸索着路,非常谨慎地往前走了一步,然后又走了一步。他不知道,有一个巨熊样式的陷阱在前方,铁嘴大开,离他只有几步远。 就好像有人把会场里的空气都吸走了一样。 “特伦特,停!”汤姆的声音强有力地在会场中响起。 汤姆穿过那个陷阱,走向他的儿子,四万六千个男人都长长地舒了口气。汤姆把儿子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告诉儿子要紧紧地跟在他后面,然后领着儿子经过了那些危险的陷阱。 突然,会场里所有的男人都开始站起来鼓掌。他们明白了这个信息。 然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才真是让我的脊背发凉——有5000个十几岁的男孩子也涌进了会场,他们是这些与会者的儿子。 后来,有人告诉我,当这些成年男人看着他们的下一代并反思自己的责任时,他们都哭了。 在对这些孩子们讲了几分钟的话后,我对那些男人们说,我想让他们谦卑地跪下来,为自己和下一代祷告。 没有一个男人站在那里,他们都跪了下来。结束的时候,我又对孩子们说:“我想让你们这群年轻的小伙子往周围看看。在你们周围是一群祷告的父辈们。也许你再也看不到这样壮观的场面了。” 现今,我们最大的需求之一就是这个世代的父亲们需要谦卑下来,承担起他们为人父的责任,带着孩子们敬虔地长大成熟。今晚,在你睡觉前,请跪在熟睡的孩子身边,为自己和他们祷告吧!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 2001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梦想的破碎

每个小女孩几乎都有过这样的梦想:找到一个爱她的男人,拥有一个浪漫的婚礼,然后与爱人一起建立家庭——这真是很经典。但当现实过早来袭,梦想走上歧路,一切又会如何呢? 今天,这样的例子已经太多。早在2009年初,美国国家预防青少年怀孕及意外怀孕运动公布的统计数据就显示出:美好家庭梦想的破碎,源自于少女时期的怀孕。 当少女妈妈的宝宝出生后,超过一半的少女妈妈都非常希望能够和孩子的爸爸成婚,然而事实是:这些爸爸中,只有两成比例的人愿意结婚。 现实中,在孩子出生的头一年内,仅有8%的少女妈妈和孩子的爸爸结婚了。 失败率高。那些有过未婚生育经历的少女妈妈在35岁时的单身率,要远高于她们的对照组——不急于怀孕的同龄人。而实际上,不管有没有发生未婚生育,青少年婚姻的失败率,也都要比那些等到25岁以后再结婚的人的婚姻失败率高两倍以上。 不仅是少女妈妈,大多数未婚生育的女性都会保持单身。而那些未婚同居者,他们更有可能继续同居或是分手,而不是进入婚姻。 1980年,那时青少年未婚怀孕的比例刚刚超过50%,但现在这个比例却已经是80%了。可不幸的是,有太多女孩儿都受到了两种观点的影响,继而断送了童年时代的梦想——其中一种观点是:如果她们和一个男人发生性关系(或者从他怀孕),那么这个男人就会爱她甚至可能娶她。另一种观点是:就算她们关于婚姻的梦想是不现实的,至少她们也可以从这段关系中得到一个孩子,部分满足她们拥有一个家庭的梦想。 今天的年轻人被灌输了“个人幸福胜过文化约束”的观念。回头去看,过去关于婚前性行为和非婚生育的社会禁忌也的确“沉重”——“沉重”到帮助许多年轻女孩保全了梦想的完好无损。 我刚刚写完一本书,名叫《毒钩:随意的性行为如何影响我们的孩子》。乔·麦哈尼和佛雷达·布什(Joe McIlhaney和Freda Bush,两人都是妇产科医生),结合最新的神经系统科学发现,强烈呼吁父母(和其他成年人)介入到此类事件中。 大脑的前额叶皮层(处理成熟推理的部分)要到人25左右岁才会完全成熟。但大脑中的化学物质,如:多巴胺(dopamine,会使人重复引起快感的行为)、后叶催产素(oxytocin)和后叶加压素(vasopressin,能使男性和女性相互吸引的化学物质)却会在人青少年时期大量分泌。因此,青少年非常需要来自父母和其他成年人的外在干预,以避免他们跟从生物性的渴望——那些渴望会使他们轻易就做出某些能危害到他们未来的行为。 非婚性行为不仅会带来诸如怀孕或性病传播等生理后果,研究表明,性行为也会同步建立两人的情感和精神连结。在婚前与若干性伴侣建立又断开的情感连结,会明显削弱本应发生在婚姻中的夫妻之间的情感连结,并削弱婚姻中夫妻第一次性行为的体验。神经系统科学的研究认为,过早且重复发生的婚外性行为导致了近几十年离婚率的上升,我对此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最伟大的梦想守护者,是将梦想放在我们心里的那位。神造女孩并使她们渴望关系,并最终会和一个男人进入到亲密的关系中。这男子会爱她,给她孩子和保护。同样是这位神创造了性和婚姻关系。社会文化规则在改变,但是神对性、婚姻和家庭的计划却是可信赖并必将应验的。 那才是我们梦想的根基。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2009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主动的女孩,无力的男孩

苏珊和汤姆给13岁的儿子乔什第一部手机的时候,他们告诉乔什他的短信会被抽查。周六清晨,又到了抽查的时间,苏珊却压根想不到自己接下来会看到怎样的短信。 苏珊费力地啃读了上百封简短、毫无意义的短信,被孩子们所使用的缩写弄得糊里糊涂。她很惊讶地发现,乔什和朋友们通过短信的交流要远比说话聊天多得多。就在她翻阅的时候,一条异样的短信进入了她的眼帘。这条短信清晰易懂:“你想不想跟我上床?” 苏珊不敢相信所看到的一切,她继续翻看往来的短信,事情的整个过程开始浮出水面。几周前,乔什和几个朋友出去玩的时候认识了在另一所学校就读的一个女孩。第二天两人开始互发短信。女孩很快就开始明显地使用“性”来吸引乔什。她用语言暗示乔什自己想跟他发生什么,几天后她还引诱乔什半夜遛出家门,到一个亲戚家的空房中见面,以便发生性关系。女孩的短信是这样写的:“我穿了丁字裤,你今晚能溜出来吗?” 苏珊这时已经吃惊得不能呼吸了。她想:乔什从来没谈过恋爱,甚至没亲吻过女孩。我们家家教很严。可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震惊之余,苏珊叫来了丈夫,告诉了他事情的原委。汤姆同样惊呆了。他们知道自己迟早要告诉乔什的妹妹们,要如何应对那些想要跟她们发生关系的男生,但却从未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乔什身上。 文化的转变 青少年性问题是老生常谈,这个问题一直停留在男孩骚扰女孩,男性追求女性,或成年女性追求成年男性上。但越来越多的家长却正面临汤姆和苏珊所面对的问题,他们发现在最近几十年中,我们的文化已经变了。 越来越多的初中和高中(甚至年龄更小的)女生开始主动骚扰男生。这类事情数量之多是从未有过的。游戏规则已经改变。许多家长开始寻求帮助,以便保护自己的儿子。这个变化令家长们十分讶异,而且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几年前,我写过一本书,名叫《访谈女儿的交往对象》。在书里,我要父亲们承担起职责,采取措施,保护女儿的贞洁。与女儿交往的对象进行访谈,能有效去除男生心中不好的欲望,使他们能尊重女儿的女性身份。 这本书出版之后,我收到了一些父亲的来信,他们告诉我他们采取了行动,与女儿的交往对象进行了贴心的交谈,但我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读者以及“今日家庭生活”节目的听众也来向我寻求如何保护他们的儿子不受女生的诱惑。下面就是一些例子: “我们的三个女儿都已经成年了,我们还有个16岁的儿子。你可能会觉得我们做家长的会处理很多男生主动诱惑我们女儿的事情,但比起小儿子的经历,那些都不算什么。” “我儿子现在14岁。一直都有女生给他的脸书(facebook)发信息,或发短信。最过分的一次,女生把自己穿着暴露(至少我这么觉得)的照片直接发给了他。那是我儿子初中一年级的事情,女生的家长则毫不知情。” “我有个10岁的儿子。有一名5年级的女生给他发邮件,怂恿他开另一个邮箱账号,这样我就监控不到了。但我最终还是发现并关闭了儿子新的邮箱。她给儿子和他的两个朋友发邮件和电子卡片,精心策划了一场4角恋。” “我有两个儿子,他们都在公立学校上学。最近在晚饭的时候,他们说有女生在楼道里摸他们的臀部。我和丈夫听了之后非常震惊。儿子们还这样对我说:‘妈,欢迎你进入公立学校的世界。’” “我的大儿子13岁,二儿子11岁,小儿子7岁。他们都被女生主动骚扰过。我最吃惊的是一些女生的家长居然鼓励她们这么做,觉得这样很‘可爱’”。 “我最近在找离我家更近一些的教会。我们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教会,只是青年团契的女生就像是瞄准目标的导弹一样追着我的儿子。” 有些女孩喜欢跟男生调情,她们会被贴上“坏女孩”的标签。你可能会联想起自己上中学时也遇到过这样的女生。但现在,“坏女生”愈发常见。家长不断表示出对这个问题的忧虑。现在的女生比之前更加开放、毫无顾忌。她们给男生打电话、发短信,发带有性暗示的照片、建立恋爱关系,而做这些事情的女生的年龄也越来越小。 我要澄清的是,我并非是要将所有青少年滥交的责任都推到女生身上。我同样理解家长们也需要保护自己的女儿不受男生骚扰引诱的伤害,特别是那些中学高年级或更大些的男生。男生或男性 “捕食”女生,进行骚扰引诱的事情数量之多也会让我们瞠目结舌。我对他们不留任何借口。但我也确实听到许多家长发现女生主动骚扰异性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大多数家长告诉我,他们还没有预备好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我们需要一个计划 许多家长都没意识到自己是缺乏预备的——没有预备好去教育处于青春期和青春期前的儿子如何与异性相处。我在此指的不是性教育。男生应该知道青春期会遇到什么事情,以及如何处理。试探、诱惑和性吸引正向他们袭来。他们应该预备好。你们也应该预备好。 我在最近出版的新书《主动的女孩,无力的男孩》一书中,提供了一些经过了时间检验的辅导方案,帮助你教导儿子,让他去用圣经对性的看法装备自己,并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不落入女孩的引诱中,免受伤害。我提出了作为父母应遵守的三个承诺,以便父母能积极参与到儿子的生活中,与他一起度过荷尔蒙分泌旺盛的试探期。 我在书中还探讨了你必须与儿子进行的七个对话。其中,六个都来自于圣经《箴言》,为要着重帮助儿子理解,何为上帝在圣经中所说的对自身贞洁的保护。这些对话非常实用,能帮助儿子建立界限,并预备他面对当前,以及将来成年后会遇到的女生主动诱惑的情形。每章的最后都有分步的指引,可指导你与儿子的对话。 他们认为自己还有时间 本文最开始提到的汤姆和苏珊发现自己正身处雷区。他们的儿子乔什从没和女生约会过,因此,当他们发现乔什在性方面甚是活跃的时候,真是很受打击。他们告诉乔什自己已经知晓了整件事,乔什却试图抵赖自己的参与。但证据在前,乔什最终只能承认自己的行为。 汤姆和苏珊立即没收了乔什的手机,关闭了他的脸书,而且有一段时间他们还禁止乔什与朋友外出。他们要确保乔什忙于学校功课和锻炼,没有空余时间。他们将乔什的卧室搬到一楼,和弟弟住一起。 苏珊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心中仍觉受伤:“乔什知道上帝不喜悦他这样。”但未来会如何谁都不知道。孩子一旦失去贞洁,又如何重拾他贞洁的道路呢?况且他才13岁。他们祷告上帝能让这段经历成为乔什人生中的祝福。 苏珊说:“我真希望自己能早些知道乔什的这些事情,这样我就能更好地做预备。” 本文改编自丹尼斯·雷尼所著《主动的女孩,无力的男孩》。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2012丹尼斯·雷尼。家庭生活出版社。